當前位置: 主頁 > 產品中心 >
數字化是實現普惠金融的關鍵
  2013年以來,互聯網金融公司以互聯網為依托開展“金融業務”,開拓了“金融科技”的新模式,雖取得一定成就,但一直“游離”在監管之外的生存狀態,也對整個金融市場帶來一定風險。
  近期,螞蟻金服、京東金融、樂信等互聯網金融巨頭紛紛宣布未來將不做金融業務,不參與金融業務競爭,引起廣泛熱議。
  事實上,從業務角度看,互聯網金融公司用科技解決金融的問題,再把金融的業務還給金融機構,實現金融回歸金融、科技回歸科技,是“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的體現。
  聞道有先后
  對于互聯網金融來說,近幾年的“聞道有先后”,變得有些本末倒置。互聯網金融公司的側重點大多數都偏向于金融,自身的科技優勢反倒沒有顯現出來。
  近期這些互聯網金融公司表示“不做金融”,其具體原因體現在三個方面。
  首先,互聯網金融公司之所以利用互聯網開展金融業務,是為了更方便、更快捷、更精準地尋找出借人或者借款人。在快速尋找的過程中,很多互聯網金融公司名義上是“金融科技”“以科技帶動金融發展”,但在實際經營過程中卻是“拋開科技,經營金融”。這種“避重就輕”的做法確實能給公司在短時間之內帶來較大的利潤,但是同樣也伴隨著金融帶來的風險。
  其次,互聯網金融經過近幾年的發展,除了外部因素帶來的政策風險、市場風險外,最大的風險來源于互聯網金融公司自身內部經營和業務模式。互聯網金融公司的運營者,大多不是傳統金融行業出身,對金融缺乏一定的專業度,對風險缺乏一定的敬畏之心,在設計產品時問題頻出,風險控制環節更是形同虛設。沒有把真正的科技運用到金融上,沒有把科技用到防范風險上,這是由于互聯網金融運營者對金融不專業導致的。
  最后,互聯網金融經營的雖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金融,但是也屬于“類金融”領域。說到底,其經營業務的本質、屬性還是金融。我國的金融機構全部都是“持牌經營”,金融機構的設立必須通過“一行兩會”或者國務院等國家機關進行批復核準。金融監管實行“牌照制”,互聯網金融公司,如果涉足金融行業,必須要取得相應的資質、牌照。但對于互聯網金融平臺來說,取得相應的牌照難度較大,監管部門對申請牌照的公司設置了較高的門檻。
  從以上分析中不難發現,現階段互聯網金融公司宣布不做金融,并不是金融行業不景氣,恰恰是這些公司已經意識到了“聞道有先后”,認清其“專長”是在科技、互聯網運營方面,而非金融領域。
  術業有專攻 “發力智慧金融,未來三年投入10億,為金融機構打造超級網上營業廳”,這是樂信ceo肖文杰為樂信規劃的發展藍圖。
  為什么智慧金融、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類”關鍵詞越來越多地出現在金融科技的圈子里?
  喬遷作為“圈子里的人”,對此頗為感慨。他說,其實從2016年開始,一直到2018年以來,監管態勢是越來越明確,越來越落地。總結來說,他認為就是回歸本源,什么是本源,金融機構在牌照范圍內該做的業務,就是本源。而科技公司擅長的領域,非監管的那部分是科技公司的本源。
  那么,金融科技公司講起技術故事的底層邏輯是否就是因為受限于監管的壓力?
  借貸寶CEO王璐稱,2015年、2016年,互聯網金融確實發展得太快。這其中,主要分為兩類企業:第一類企業在合規發展的前提下,確實滿足了用戶對普惠金融的訴求,解決了現實問題;另一類企業則處在無序野蠻發展的狀態,在后續監管日益嚴苛的情況下將受到打擊,逐步減少。
  王璐認為,對于監管趨嚴的情況,一部分野蠻發展的企業會受到限制,但是對于合規企業的影響或許并沒有很大。
  肖文杰也回憶道,“去年年底我們能夠在納斯達克上市,其實合規才是真正能幫助我們上市的東西。”
  “我們上市的時間點比較特殊,我們原計劃是12月8日上市,但是12月初,行業內發布了非常重磅級的文件,文件出來以后,沒有人可以在上市這條路上往前走一步了。那個時候樂信已經遞交了招股書,定價區間都給出去了,即將開始路演。但文件出來后,所有的投行都傻了。那么大的一個變化,我們過去做的審計,做的法律意見書,對照這個文件一條一條看,樂信能不能經得起這個考驗,所有人都打了一個問號。不過,我們還是非常有信心,我說我們用一周的時間把公司再次拿出來,跟所有的規則一條一條對,解決這個問題,所以大家都能看到,我們最終是把這個合規的問題解決了,改動和影響都極小。”他說。
  然而,如果科技故事不是受到監管壓力的“被迫轉型”,那么它的吸引力又在哪里?
  在新網銀行行長趙衛星看來,數字科技化是實現普惠金融的發展路徑。他認為,數字化是實現普惠金融的關鍵,可以實現以金融科技手段創造價值,為消費者提供最佳金融服務體驗。
  而作為金融科技忠實擁護者的喬遷卻看到了其“雙贏”之美。他談到,科技的應用,特別是智能化,科技公司所有做的工作,最終還是靠科技來提升生產力,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只有把所有這些基礎的科技工作做到位,才能更好地和合作伙伴們一起前行。
  王璐認為,金融科技有其可以依賴的發展路徑。其一,金融科技可以選擇與傳統金融行業融合作為其發展方向,在金融領域“基礎設施”環節做更多布局,比如人工智能深度學習方向的人臉識別。其二,科研對企業來說是弱項,通過與高校合作可以更多地在風控等方面建立自己的護城河。
  此外,王璐還透露,非常看好國內的金融科技公司走向東南亞市場,這將是一個趨勢。“對我們而言,如果社交金融的模式或金融科技的技術本身可以在海外場景下得到驗證和拓展,那么對公司和商業模式的發展都非常有好處”。
  那么對于同在風口上的區塊鏈呢?王璐笑言,“我們現在并沒有使用區塊鏈技術,因為在現有業務的主場景下,使用區塊鏈的應用效率并沒有比現在有明顯提高。”
  不過,王璐稱,“我不確定區塊鏈會不會像20年前的互聯網一樣會成為一個革命性的技術,甚至以后會決定現有企業的生與死,所以我們有團隊正在研究,但截至目前并沒有實際落地的項目。”
(責任編輯:admin)
大乐透专家预测汇总 最稳平特一肖王中王 888棋牌财神捕鱼 熊猫娱乐棋牌官方版下载 韩国福彩快乐8 宁夏11选五走势今天 大智慧手机版官方下载 九游棋牌娱乐 2019沪指年线位置 云南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陕西快乐10分助手